然而,有一点担忧是,是否会因此矫枉过正。对互联网的过多控制,也许并不符合这个草根媒体的特性。比如对境外域名解析的屏蔽,是否会阻隔国人通过互联网了解世界;比如对低俗定义的缺失,是否会冤枉一些合法的网站;比如电信运营商对网站的断网,是否并不符合双方签订的合同精神?希望这只是一次彻底的网络扫黄,而不是人们偏离互联网的开始。

  最风靡的游戏

  偷菜

  2009,“偷菜”游戏成了现代文明下的“尼伯龙根指环”:和瓦格纳歌剧中的指环一样,对不迷恋的人来说等于废铁,对迷恋的人却拥有巨大魔力,同时也具备杀伤力。这种能让人同时拥有权力感(虚拟货币金额庞大)、征服感(在游戏中等级很高)和毁灭感(把别人农场里偷个精光)的游戏简直叫人欲罢不能,爱恨交织。

  “菜场里小偷拥挤依旧,荒芜的心情,你能否感受?不过是偷一个萝卜,你如此难过,我如何解脱?”网络《偷菜歌》无法道尽偷菜网友的“艰辛”。“我跨入全国偷菜高手行列。记者天天采访,偷菜事迹常上报刊。在第一届偷菜动员大会上,广大菜友激动万分,纷纷表示政府出台了《偷菜法》,切实保障偷菜者合法权利。反对偷菜的人只有自取灭亡。”网友调侃的“偷菜段子”虽然荒谬,但现实生活中“偷菜丧志”行为不绝于耳:医生“偷菜”误了看诊、为“偷菜”六旬老夫妻闹离婚、“偷菜”遭反对女儿打掉亲爹俩门牙……连某著名网站登出“忘记给男友偷菜,男友抛弃怀孕女友,你怎么看”的选择题,都会有不少人选择“换了我也会生气”。

  浇水、施肥、除虫……开心农场、QQ农场的游戏难度不会超过扫雷或者俄罗斯方块,但它激发了游戏者的欲望:真正实现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让成就感变得唾手可得。“偷菜”说到底就是几乎不用动脑,只要你有足够好的体力(别人睡觉你偷菜)、足够高的财力(找兼职“偷菜工人”)、足够多的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停偷),就可以成为虚拟世界里的大赢家。而当菜可以“偷”时,它简直契合了人性中对不劳而获的向往。

  最戏谑的称呼

  哥

  2009,一个“哥”字在网络呈现出一派畸形的繁华景象:全国网民都在集体“攀亲戚”,打起字来无“哥”不欢。年中某著名论坛上一则“这个世界创造了哥,是为了我们能够更好更多地去崇拜、尊敬”的帖子,为“哥”字走红大江南北拉开序幕,帖子同时炒热了“别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七月初某贴吧里一张“非主流”男子吃面的图片,配文“哥吃的不是面,是寂寞!”很快引发网络“寂寞党”,混杂着无厘头和自嘲的“寂寞”句式让网络呈现出一派热闹的 “寂寞”盛况。而此后大热的恶搞类“春哥”、“曾哥”更是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据说在某外国友人众多的网站上,大家用英文打一句“春哥纯爷们儿(Spring elder brother pure men)”就能判断出你的国籍,如果回“hi”的,那一定是外国佬,回复“铁血真汉子(Blood and iron real man)”的才算对上暗号,是自己人……更别提“信春哥,得永生”(永生指某游戏中一项道具)、“信春哥原地满血复活”和贴在四六级书上的“信曾哥,过六级”。

  某种程度上“寂寞”排遣了网友说不清道不明的孤独感,于是集体无意识地跟着看不见的“哥” 寂寞了一把。但最寂寞的是网友的想象力,人人都在“哥”,想象力顶多发展到“姐只是个传说”。跟风和盲从是容易的,可以让人用最安全的方式享受到潮流。当从众心理取代了独立思考,盲从成为普遍行为模式,就能够解释为什么“沙发”、“飘过”、“鉴定完毕”、“哥只是传说”这些被说烂的语句,还是有人对此乐此不疲。“哥”是2009年网络的一个“群体行为艺术”,第一个说的人抖尽了小聪明,之后的人忙着凑热闹,身体力行地证明跟风这件事和教育、职位的高低无关,是人都会受到它的引诱。

  最无聊的姓名

  贾君鹏

  尽管网友发动了强大且持久的人肉搜索,但贾君鹏何许人也,依旧是2009年中国互联网的最大悬疑。2009年7月16日10点59分,一个来自江苏南京的IP地址222.94.255.*在百度贴吧“魔兽世界”吧中发贴“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内容仅两个英文字母“rt”(意为“如题”)。孰料,被斥为无聊的该贴,在一天内的点击量超过450万,一天半内跟贴超过30万,一跃而为“网络第一神帖”。如此疯狂的“盖楼”与“围观”,让百度一度限制网民在电脑上跟贴,甚至强行关闭该帖。12月21日下午两点记者看到还有网民不断跟贴,已将“楼”“盖”到了第494676层。

  贾君鹏是谁?不断有人承认自己就是,网友也在网上搜到了两个名为贾君鹏的人,并且有图有真相地贴出各式人物的照片,但没有一个能笑到最后被火眼金睛的网民所认可。7月20日一自爆为贾君鹏之父的某网络营销公司称受客户委托,出动800多网络营销人员、注册了2万多ID策划了该行动,目的是为帮助《魔兽世界》保持关注度。事实上,《魔兽世界》新东家网易也是第一家报道该事件的媒体。不过随着贾君鹏之名广为流传,其为何人不再是重点,借用该句式的各种恶搞乃至营销开始上阵,雷人者如“贾君鹏你妈妈叫你来献血了”,成功者如“王老板,友商网喊你回家算账”,后者以几万元的广告费实现了上千万人次到达率的奇效,因此获得了2009年度营销大奖。

  网民的无聊、寂寞、好奇、集体性冲动……造就了“贾君鹏”这一神帖或许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水帖的窜红奇迹,无论始作俑者肇因于何,各方都受益了。原来,无聊也是有价值的。

  最荒诞的解释

  躲猫猫

  躲猫猫是每个人儿时游戏的欢乐记忆,却成了24岁的李荞明的死因。2009年1月30日云南省玉溪北城镇李荞明因砍伐林树被送进晋宁县看守所,2月8日下午受伤住院,2月12日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死亡。对于死因,晋宁县公安局称李荞明因与同室狱友在放风时玩“躲猫猫”游戏时发生口角,其中一人踢了死者一脚,使撞柱头部受伤致死。但网友质疑该说法,并冠以“躲猫猫”之名且赋予新的网络含义。最终,“躲猫猫”的真相被查明,李荞明被同室狱友多次体罚、虐待且殴打致死,相关公安机关领导和民警被问责,打人致死的牢头狱霸被追究刑事责任。“躲猫猫”事件的意义不仅仅在于网民不断的拷问使李荞明的死因大白,更引人注意的是云南省委宣传部在第一时间组建“躲猫猫”民间网络调查委员会,让后者直接到看守所调查。这使得原本只是一场网络舆论监督变成了“网络的事让网络解决”。受限于法律的约束,这个网民调查委员会并没有真正亲临命案现场,不仅网民去告诉网民真相的目的没有达到,调查委员会本身也饱受网民质疑。然而,正如参与这个调查委员会的温星告诉记者的那样:“我们通过努力,离真相更近了一点点。”

  云南省委宣传部在处理“躲猫猫”事件中的探索性做法,让官方对网络民意的理解与接纳更近了一步,这样一种开放的态度是对公民知情权的尊重。而网民在此事件中也不断反省如何行使手中日益强大的监督权,直至最终实现个案的正义乃至制度的正义。

  最奥妙的数学

  70码

  就算牛顿再世,他也一定猜不透这个看似简单的数字中蕴藏着怎样奥妙莫测的深意。2009年5月7日晚8点左右,年仅20岁的“富二代”胡斌驾驶红色三菱跑车在杭州闹市街头和朋友飙车时,将看完电影正穿过斑马线的25岁青年谭卓当场撞死。杭州市警方随后通报称,初步判定案发时肇事车速约每小时70公里,这一数字与现场目击者描述的“受害者被撞飞5米高、20米远后落地”完全对不上号。

  “七十码”事件迅速被网络聚焦,胡斌和朋友们事发后轻松谈笑的画面激怒了网民,胡的父母、身价很快被“人肉”出来,网民大喊这是“欺实马”、“气死妈”,强烈质疑杭州警方的说法,要求对肇事案重新审查。而“七十码”的玄妙窗户纸也很快被捅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同方向画有二条以上机动车道的道路,没有限速标志标线的,城市道路最高时速限为70公里,显然对胡斌一家来说,有没有越过这一雷池是天堂与地狱之隔。

  最终,“七十码”以胡家赔偿受害者父母113万元、胡斌被判三年有期徒刑告一段落。期间,更演变出“胡斌替身门”、“以赔款抵刑期”等诸多事端,令其成为2009年最跌宕起伏的网络热门事件。它触痛的是杭州由来已久的闹市飙车痼疾和由之积攒多时的民怨;它引爆的是普通民众对“骄纵富二代”、“权钱交易”等灰色名词的发泄通道;它唤醒的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生命面前人人敬畏的常识。唯此,“七十码”的数学难题才永远不会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