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起伏的人生

    黄光裕

  在周立波众多的经典语录中,有一句是关于黄光裕的,“……当你拥有资产过亿了之后,这些钱是你的吗?不是你的了!你只是帮这个社会在管理资产,管得不好你就是黄光裕。”这句话从周立波的口中说出,让众多听众大笑。但在记者看来,黄光裕不是笑料,他是一位枭雄,而枭雄们的际遇普遍相似,他们都曾拥有辉煌的经历,但是结局总是令人叹息。

  从一个初中都没有读完的农村孩子到商界领袖,继而创造中国家电零售新模式,三度加冕“中国首富”,黄光裕完美演绎了一个中国版本的创业神话。1986年17岁的时候,黄光裕和哥哥揣着倒卖旧家电赚来的第一桶金——4000元来到北京,然后又连贷带借了3万元,盘下了一个百平米左右的门面,取名“国美”,经营家电生意。1992年,黄光裕在北京地区试行连锁经营,将几家店铺统一命名为“国美电器”,此后数年,国美电器门店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成为家电零售市场的大鳄。

  黄光裕在骨子里对资本游戏有着强烈爱好,在这个平台上,黄光裕的野心得到了充分展现,收购永乐和大中就是其中的亮点。人们不再认为国美要做全球家电零售第一只是黄光裕的笑谈,也在担心苏宁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收购对象。如果真是这样,家电厂商们恐怕要哭出来了。幸而厂商们的担心没有成为现实,因为黄光裕栽了,栽倒在资本市场上。去年11月黄光裕被北京警方拘传,中国证监会称他涉嫌在上市公司重组、资产置换等重大事项过程中违规。黄光裕到底犯下何罪,目前法院一直没有判决,成为今年人们关注的焦点。

  不过结局总归是有的,消息称检查机关近日将对黄光裕提起公诉,待判决公布之时,这位枭雄的故事也将落下帷幕。

  最猖獗的骗局

  电话诈骗

  临近年关,无论是家里的固定电话,还是手机,莫名的电话和短信又多了起来。也许是想趁年底多“捞”点钱好过年,在偃旗息鼓一段时间后,“电话诈骗”从业者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轰炸。

  毫不夸张地说,这一年中,只要你有任何一种通讯工具,就一定会收到过五个以上的“中奖短信”,接到过五个以上的“电话欠费通知”。当然,如果你不幸被骗子选中,还可能接到诸如“孩子被绑架”、“法院来传票”、“汽车办理退税”、“申请国家科研课题”、“待退机票”等等各种好的或者坏的消息。有些骗局设计得惟妙惟肖,骗子制造的紧张气氛让你心急如焚,手指压根不由自己控制,在ATM上颤颤巍巍地摁下去几个数字,少则几千,多则上百万,一瞬间进了骗子的口袋。只是通常在“确定”的刹那,头脑便清醒过来,悔之晚矣。

  每过一段时间,各地公安部门便会通报近期“电话诈骗”的发案情况,其涉案金额实在令人咂舌,其手段之简单有效,也令人难以理解。更有媒体报道,某位女士为了用“极其低廉的价格买到罚没汽车”,在民警、银行工作人员的层层劝解之下,竟然“突破重围”,将钱汇给了骗子。

  说到底,数千年来,骗术一直存在,如今看起来猖獗,不过是有了现代通讯工具,将其“潜在客户”范围扩大了罢了,骗子的职业素养和专业程度,比起老祖宗来远远不及,只是在浮躁世界中,人们心中的贪婪、恐惧、懒惰愈发严重,才让骗子得手如此轻松。

  最迟到的自豪

  高锟

  都说国人有“诺贝尔综合征”,一点也不假。去年诺贝尔奖得主钱永键“自认不是中国科学家”被媒体大做文章,而今年国人再次等来了华裔科学家高锟。与钱永键是钱学森堂侄、吴越王钱缪第34世孙等传闻相较,高锟算是地道的上海人。国人将高锟的得奖视为,在继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朱棣文等后华人向诺奖打出的又一记漂亮的擦边球。

  国人的诺奖情节可谓百感交集,又爱又恨。从一项调查结果中我们能看出些许端倪,在近万人的在线调查中,有50.14% 的人希望中国人能够获得诺贝尔奖,同时有49.12%的人认为诺贝尔奖对中国来说并不重要。在眼馋的同时,总有人“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揣度”诺奖,甚至为此恼羞成怒。国人对自身五千年磅礴文明的自信和自负纠结于诺奖,“奥运金牌数我们都遥遥领先了,诺奖为何还未实现零的突破。”

  记者曾手握高锟获奖的那篇论文,A4尺寸双面打印之后只有4张纸,看上去它远远及不上诺贝尔奖杯的分量,更没有任何神奇的光环。它只试图证明一件事情——光纤能够大规模传播信息。而诺奖评委选择获奖时的准则就是,对那些改变世界科技应用追根溯源,找到那些理论基础的缔造者。热爱生活,但默默无闻的高锟和夫人,对获奖的喜讯颇感意外,诺奖对他们来说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不过,现在光纤联系着世界,支撑着整个互联网世界,这就是高锟的贡献伟大之处,虽然他只是那个“抛砖引玉”的人,但他同时也被誉为”光纤之父“。

  目前,中国学者在重量级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数目并不少,姑且不论其质量,这可以看成是中国科学家已经开始播种。至于收获,时间会证明一切。

    最刺激的消费

  家电下乡以旧换新

  2009年的寒冬,一代经济学宗师、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第一人保罗·萨缪尔森辞世,让众多学者感到悲痛。其实,国内的企业尤其是家电企业也应对这位老人家感恩戴德,因为萨翁倡导的以积极财政政策应对经融危机的思想让他们受益匪浅。2008年下半年以来金融危机在全球范围内蔓延,但国内家电企业没有感受到多少寒意,因为家电下乡、家电以旧换新两大积极政策为他们雪中送炭。

  还是让数字来说话,先看看家电下乡政策的成果。商务部今年2月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开展这项活动,截至10月底共销售产品2800万台,销售金额超500亿元。家电下乡产品占到国内家电行业销售比重的30%左右,成为拉动国内家电行业业绩增长的强劲动力。具体到单个企业,以新飞电器为例,今年1-11月家电下乡产品的销售量达到140万台,占整体销量的比重高达40%。可以料想的是,如果没有实施家电下乡,很多家电企业不会如此舒舒服服地过冬,甚至像惠而浦那样收缩战线关闭一些制造工厂。

  相比家电下乡,被称为“家电进城”的以旧换新活动虽然开展较晚但也同样火爆。今年8月,九个省市开始家电以旧换新,销售金额以火箭般速度蹿升,9月16日销售额超6亿元,10月13日超30亿元,11月16日超80亿元,12月18日超120亿元。以旧换新的威力可见一斑,不仅让收废品的小商小贩感叹生意难做,更让家电企业笑开了花。

  虽然两大家电政策中或多或少存在一些问题,但瑕不掩瑜,家电下乡和以旧换新无疑是成功的刺激性消费政策。

  最彻底的打击

  网络扫黄

  一场“扫黄风暴”从年初刮到了年尾,而且“今儿刮、明儿刮、后儿还刮”,毫无削弱之势。当今年1月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安部、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七部门在全国开展“整治互联网低俗之风专项行动”时,多数人认为,这不过是又一次例行检查。可谁也没想到,这股平日里一直在刮的三四级“微风”,竟然在11月里的短短几日内,变成了一次蔓延全国和互联网的十级“台风”。

  手机和互联网上有色情淫秽信息,并不新鲜。然而,在儿童世界中,尤其当手机成为学生标配时,无法实时监控的移动色情网站,便是“洪水猛兽”。WAP网站、SP(增值服务商)、电信运营商、域名管理者……先后成为 “过街老鼠”被人人喊打,WAP网站被停止计费、SP被整顿清理、电信运营商关停机房自查自纠,一场“扫黄风暴”,把互联网中早已存在的种种弊端,剥落了外壳,一点点放到了群众雪亮的眼睛下“晒”。

  如果过几年回头来看,这次对网络色情最彻底的打击,其最大意义也许并不在于扫清了多少色情低俗网站,而在于其从根本上改变了现有的互联网管理模式,比如手机实名制、域名实名制、域名解析的控制。